首页 走在制造 新型手机 引领精彩 早报国际
主页 > 走在制造 >解读 Evening with Fan Ho >

解读 Evening with Fan Ho

前篇《 解读 Evening with Fan Ho (上) 》的第一及第二节分别讨论了「艺术修养」及「第二次构图」,本篇续谈「主观真确性」及「决定性的瞬间」。


三、主观真确性

座谈中关于摄影真确性的论述也是相当精彩。何藩指出摄影的真确性可以分为客观和主观真确性两种。客观真确性容易理解,但主观真确性 ……,又是什幺东西?

解读 Evening with Fan Ho
何藩作品 (网上图片)

不妨以近日城中热话为例 (注:本文写于2015年)。假设甲与乙两位拍友同时处身反水货示威现场,面对打骂游客场面,甲感到大快人心,乙则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看不过眼。由于感受与观点不同,甲会拍摄某游客被推跌变成滚地葫芦,狼狈不堪,旁观者拍掌叫好的场面;至于乙,则可能会拍摄示威者恶型恶相、面目狰狞,被骂者楚楚可怜的状况。两者拍摄的照片都没做假,都真确,只不过按照各自的主观感觉,截取不同的瞬间画面而已。在这种情况下,照片表面上是客观记录,其实反映了作者的主观感受,然而两者都真确。

以上案例是对一般的所谓写实作品而言,其实主观真确性的威力,绝对不止于此。将主观真确性引入摄影作品中,意味着任何作品,无论表现手法是观念、是超现实、是抽像,都真确,只在乎你怎样看待作者的意图。这无疑会引发很多的争论,然而,若然我们能敞开胸襟,接受主观真确性的观念,亦不无好处,因为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欣赏选择,也可以有更广阔的创作空间,正如何藩在座谈中所说的「可以尽情地利用不同的手法:如实验性、抽象性、前卫性等,去进行创作。」

事实上,人们对摄影中客观真确与主观真确的选择性运用,由来已久,相信大家都留意到,纪实摄影总是锺情于黑白。其实,论忠实反映客观景像,黑白又怎比得上彩色?人们对黑白纪实照片偏爱的一个重要原因,正是缘于黑白照片某程度抽离了客观真确,从而留给主观真确更多的表现空间,也能「令观看者有发挥自己想象的空间。」

摄影作品中抽空了客观真确的部分,正是观者与作者的主观感受相互共鸣的空间。


四、决定性的瞬间

何藩被誉为「东方布列松」,讲座参与者当然希望他会分享对「决定性的瞬间」(The Decisive Moment)的看法。然而,他在这方面却着墨不多,当主持人提到时,只三言两语便转到他关于「第二次构图」的观念里去(请参看上篇第二节)。其实这并不意外,只要我们将西、东两方布烈松的作品稍作比较,不难看出后者对摄后製作有明显的倚重。若然再深入思考之前讨论过的「第二次构图」和「主观真确性」,便能更清楚看出两者在摄影观念上明显的分别。

解读 Evening with Fan Ho
何藩作品 (网上图片)

先看「主观真确性」与「决定性的瞬间」的关係。「决定性」一词,表面看很关键,绝对,但细味之下,却并非如此。还记得之前一节提到于反水货示威中的甲乙拍友吗?由于两者对事件的立场观点不同,从而希望拍到的画面也不一样;顺理成章,甲与乙心目中的决定性瞬间,自然有所差异。简而言之,所谓决定性,只是拍摄者主观的决定性;同一场合,同一事件,有多少个摄影师,就可以有多少个「决定性的瞬间」。由此可见,强调主观真确性,即使没有否定「决定性的瞬间」,也将其重要性明显淡化。着名摄影集《美国人(The Americans)》的作者罗柏˙法兰克(Robert Frank),就曾经提到「每个瞬间均有其价值」;这论点当然与「决定性的瞬间」大相逕庭。

至于「第二次构图」,同様赋予「决定性」更多的可能性。事实上在座谈中,何藩是先提出「第二次决定性的瞬间」,然后才过渡到「第二次构图」的论述。无论採用什幺名词,都表示何藩不单只接受,而且重视摄后製作。然而摄后製作,肯定不是布列松杯茶,他甚至连拍摄用的器材,以至照片的表现方式也非常讲究:Leica相机,50mm镜头;照片不要裁切,沖晒时最好印出底片框;锺情黑白不用多讲,没有叙述文字更好 ……;在在反映了他对「决定性的瞬间」的忠诚。在何藩的作品中,我们找不到很多对「决定性的瞬间」的坚持与执着;看到更多的,反而是出人意表的表现方式。

从以上分析来看,人们以「东方布列松」讚誉何藩,主要是因为他的摄影造诣与题材,而不是基于他的摄影观念与风格。

  
相关文章 -
解读 Evening with Fan Ho (上)

参考连结 - 
Evening with Fan Ho 网上视频

摄光写影 -
www.facebook.com/pageposer

 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